给我一个活下去的理由

推荐人:匿名 来源: 网友推荐 时间: 2018-10-23 15:55 阅读:
  我叫王林!是深圳的一家企业公司的生产部经理,经这几年来的积蓄现在在深圳也有了房和车。还有一个未婚妻叫周书琴。我们都一直叫她琴儿、、、

  在二零零三年七月份我们请了长假要回老家登记结婚,收拾好了一切两人匆匆忙忙的就开车回家。从深圳到老家也只不过是四个钟而已…所以也没带太多的东西!

  就在这时事情才正式开始发生!那一天早上我和琴儿把行李搬上了车就绕了小道赶往高速路口,就在快到路口时一辆捷达车从远处飞奔而来,因为是小道,我们的车闪之不及被撞的翻了好远。我为了护及琴儿的头部,自己却在没防备下撞上了玻璃…

  我醒来后是半个月后的事了,但我记不起我为什么会是在医院…

  我努力去想,但一想头就会很痛很痛!我左右观望,发现琴儿正坐在我床边…

  “琴儿!我这是怎么了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我紧抚着被布包实的头,仿佛一松开它头壳就会四分五裂。

  头好痛,痛的我想甩开它。

  “林!你好些了吗?头会很痛吗?”琴儿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,只有表情在痛苦。

  这时门响了,是爸爸妈妈进来,他们一见我醒了就飞快的来到床边:“林!你醒了!你醒了!医生,快来呀!医生…”妈妈在笑着流泪。

  “现在感觉怎样了。”爸爸坐到身边。抬头看看每天必输的营养品,似乎是在看它有没滴完。

  “爸!我为什么会在这。我怎也想不起来发生什么事了。头好痛,刚才问琴儿她也不说。”

  “琴儿!”爸爸的脸色很难看。他转过身去看妈妈,妈妈也惊呆在那里。但我能看的到她的痛苦!

  好久好久……

  爸适才反应过来:“林儿呀!你什么时候见过琴儿的。”

  “刚刚呀!在这,哎,去那啦?刚刚都在这的。可能出去了吧!”我努力在想…

  但在刹那间我的脑中一片空白…

  我的头更痛了,好像有万根针刺进我的,再从我的骨壳中慢慢的,慢慢的刺进去!

  “林呀,你现在要好好休息,记不起的事就别忙着去记,啊!你昏迷了有十七天了,现在主要的是养好身体。”爸爸帮我理了理枕头,好像是怕弄到我的伤口。

  我看到妈妈那痛红的眼。…

  这时医生进来了,帮我检查了头部,还有简单的了解一下情况。…

  说我是患了封闭性失忆症。有一部分不愿想起的事情自行的封闭了。

  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…我怎想也想不起,有什么我不能去记起不能去接受的事?

  我问他们,他们都不肯说起,总在逃避话题。后来就借口狼狈的出去了。

  他们走后琴儿又来了,无声无响的在我身后走到我的面前,对我嫣然一笑:“林,渴了吗,要不要喝水?”

  “琴儿,你去那啦!刚才爸妈都在找你。”

  “我没去那呀!我就在你身边呀!”琴儿惊讶的表情出现在我面前。

 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,我的伤口恢复的差不多了,也该出院了,爸爸妈妈匆忙的为我收拾东西,琴儿也在一旁对着我笑…我也朝她笑了笑。

  我下了床,走到她身边:“琴儿!我们现在终于可以回家了。”

  我的话一出四周静了下来。爸爸妈妈停止了手上的动作,看着在一旁发笑的我,他们有着沉痛的表情。妈妈正红着眼眶。

  “爸,妈,怎么了?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不见了?”我好奇的发问。

  “没!没…孩子,我们去办手续。…回家。我们回家!啊、、、”在转身的那一刻我看见一滴泪挂在妈妈的脸上。

  我的头又开始猛烈的痛了,痛的我快倒了下去。

  琴儿走到我的身旁:”林!怎么了?”

  “没!没事…”我捂着发痛的头在不停的摇。

  “林!收拾好了。我们走吧。”爸爸一手拿着包一手拿着单据头也不回的下了楼去。我看见他们一直都不敢面对着我。

  琴儿在我身边一直对着我笑,我也笑了。妈妈走在我身边拉着我出了医院大门。我们叫了辆出租车直接到了我深圳的那个家。

  一路上我们都没出一句话…

  我的头也总是在痛。痛的我好晕,一阵阵模糊的画面在我脑中划过,但我总不清楚那是什么、、、

  到了家我本该高兴的,但不知怎的就高兴不起来。头痛的我的思绪好模糊。琴儿这时从厨房里拿着菜出来笑着对我说:“吃饭咯!”

  “琴儿!你怎那么快到家啦?”我的头痛到我想笑都笑不出来…脸只是在不断的抽痛…

  “我一直都在家的啊!不是习惯的吗?你一下班回家就有饭吃的。”琴儿柔和的笑。

  “喔!是的!”我惊愣在那里一动也不动…好久好久、、、

  爸妈放好了东西出了来!看着我呆愣在那里他们好不心痛!我看见了妈妈在那哭泣着。

  爸爸走过来坐在我身边:“林!告诉你一件事!”他欲言又止。

  “爸!怎么啦?有什么事你这么紧张?”

  “你出了车祸了!所以才住了院!”

  “我猜测也是…但我就不记得什么时候出的车祸…是怎样出事的…我一个劲的去想…但一想头就会很痛!”

  “那天你和琴儿要回家办结婚证,在路上出了事,琴儿!她…她…”爸爸沉痛的表情使我不知该如何作答。

  “琴儿她过世了。”爸说完后摇摇头!泪水在他脸上划过。

  “不可能,不可能…刚刚她都还在这!”我站了起来大声的吼。

  “是的,孩子!…是真的,现在的琴儿只不过是你的一个幻觉…医生说你是封闭性失忆。我相信出事那天的事你一直在逃避不肯忆起,我知道你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但、、这,总发生了,你不能再这么沉迷下去了…你要勇敢的走出这个阴影…琴儿不在了!”

  “琴儿不在了!琴儿不在了!琴儿不在了!…不!不可能的…不会的…你们骗我…不…”我使劲的摇头,不断的摇。虽然它很痛。很痛。但如果不这样,我感觉到的是更加撕心裂肺的痛,那痛在心里发出。那头痛的疼痛一万倍也不能及!

  好久好久!这一瞬间的时间,仿佛有一辈子那么久!我就在那静静的呆着,不敢呼吸,不敢思想??

  但一段画面不受控制的在我脑中出现…这次比上次清晰了,在翻倒的车厢里我脸上湿湿的全都是血,琴儿正在旁边,一块玻璃正在她的背部插着!她那痛苦的表情,她那失望的表情!…

  不能再想起了,不要再想起了,我的头好痛好痛!我大声呼叫着…我的头快裂开来…我的心仿佛已是被一刀一刀割的零零碎碎的。我已感觉不到它的存在。让我想起这些无非是要让我承受世上最痛的折磨…此刻我晕了过去…

  醒来后我躺在了自己的床上,爸妈正焦急的徘徊。见我醒了他们走了过来:“林!你醒了?怎样现在好些了吗?”爸走到我身边弯下了腰。

  “琴儿,琴儿,她……我的琴儿她……”我在那呆呆的望着前方,就像一个木头人一样。我的心如刀割般疼痛,若真有再选择,我情愿不再去记起。

  “孩子,你要哭就哭出来吧,你哭出来妈妈才好受些,看见你这样。妈妈真的好痛苦。"妈妈抱着我的头在那哭着。

  我在那望着他们好久好久,我的泪从我的眼中不觉中流出:“爸妈!我让你们担心了。爸妈…我…”

  当天下午经过爸爸的劝说,我打了电话回公司表明情况,继续请了假。第二天随爸妈回了老家。

  一回去。没停留一分钟就要去琴儿家,爸妈经我的再三坚持和保证下没再阻拦我。

  我骑着摩托车就来到了琴儿家,她家刚忙完她的新坟。门外还留下一些曾近葬送她的痕迹…

  进了她家门,她爸妈正坐在厅里,一进了大门我就直直的跪了下来:“爸,妈!对不起!爸妈!是我害了琴儿。…”我心痛的颤抖,两行泪直流而下。

  “林儿!别这样。快起来…这都不能怪你…是我们琴儿的命不好…林儿!快起来…我们没怪你…林儿!”她妈妈流着泪蹲了下来用力的扶我起身。我不起来,后来她爸爸也来拉我,我被拉到凳子上坐着。

  我坐在他们的中间拿起桌上放着的香烟…这是我第一次抽烟,望着眼前飘渺的烟雾我想我的心也是像此景:“爸!妈!我想见她!”

  “你自己去吧!现在时日还不到我们俩还不能去!她在对面山的山中央!那里就只有她那座新坟…在路边…记得要回来吃饭啊!”她妈已泪流满面。

  我心一阵酸楚。我害怕在这再停留多一刻…我飞跑了出去。骑上了车头也不回的来到了山脚下。

  上山时我才发现现在的每一步都是那么的难迈,每一步走的时间是那么的漫长…走的路是那么长,那么累。好不容易到了山中央…

  我发现我走的有一个世纪那么久。…

  我看见了那新建的坟!我看见了那白色的碑纹!我停在那里不敢再向前迈出一步,一步!我怕自己会崩溃…

  好久好久!我站在那里有那么的久,我都忘记了时间,只是看到夕阳在西下。我走到了她的墓前,我看见那曾经熟悉的名字,我的心碎了。我跌坐在她的墓池里…

  在这里看到她的名字感觉是多么的亲切…好像这里就是她的归宿,也是我的归宿。我伸出手摸着她的名字感觉是在摸着她的脸!…我的手在颤抖!不停的颤抖,我觉得举起我的手是如此的艰难,好似它有千斤般的重。

  “琴儿!琴儿!为什么!为什么!你那么傻,为什么要前来帮我挡住那玻璃,我会恨你的…你以为你替我去死我会感激你吗?不,我恨你,恨你在惩罚我,你知道一个人活着有多么痛苦吗?你给我出来呀…你给我说话呀…琴儿…我的琴儿、、你起来啊!”我的手不段的拍打她的名字,仿佛是想把她打醒。我的脸贴在她的墓碑上,泪水顺着往下流,一直从她的名字的边纹流下,仿佛是她的泪。慢慢的,我整个人靠在了她的墓碑上。

  我的心好痛好痛!好像是被利刀割去了一块痛的我喘不过气来:“琴儿!我的琴儿,你出来呀!你陪我说说话好不好!琴儿!你为什么那么自私,你让我活着而你却自己离去了。你为什么要那么自私,你快出来呀!你说话呀。你为什么不来尝试一下你自己一个人活着的感觉,你为什么不来试试一个人活着的痛…你起来呀!我们来对换,我躺在那里你来活着…啊!琴儿…琴儿!为什么?为什么?为什么死的人是你不是我,为什么你要死在我前面,你好自私好自私……”我大声的呼叫着…疯狂的骂着,那声音好如震彻山谷,但是她却给我一个无声的回答…我知道我们始终是阴阳两隔。我的话,我的心痛,她永远都不会知道。

  霞光已散尽!天已黑了。我在那里说了好多好多…但她却没能应我一句…我累了!站起了身双脚早已麻木…酸的我又倒了下去…刚好又和她的名字面照面!我用手指照着她的墓碑上的名字一遍一遍的刻画着她的名字,一遍一遍的写着。千遍万遍,认真的写着画着,直至我的手指发疼,一丝丝血迹在她的名字上划现。

  我看着她的名字好像是她的笑脸,她好像又站在我的面前…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了,琴儿不在了,琴儿已经不在了!她只是让我活下来去承受她已不在的痛…这难道就是她给我活着的理由。

  迈开了脚步,我抬起沉重的脚步慢慢下了山头!骑上了车飞快的往家的方向开去…

  风吹过,两行泪悄然落下!我不知道那是不是风吹落的。

  作者:夕阳0120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