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若有爱 无须表白

推荐人: 来源: 美文阅读网 时间: 2018-10-23 15:55 阅读:
  “我一直相信,当我们再次相见的时候,我依旧是这红尘中最爱你的女子,站在清桥边,微风轻轻拂起我的衣摆。我依旧穿着你最喜欢的白色长裙,站在清桥边,握着油纸伞,遥遥相望。”身着白衣的女子轻声低吟,身体慢慢的向河中心移去。如血般耀眼的夕阳映在她较弱的肩膀,冰冷的河水穿透女子的身体,她却感觉不到冷,只剩下满心的凄凉和伤痛。清秀苍白的脸庞,一滴血红色的泪滴从眼角慢慢流下,空洞迷茫的双眼没有一丝生气。直到河水漫过了女子的身影,湖面上又恢复了平静,夕阳照在湖面上,开出大片大片美艳的血色花瓣。

  今年的连夜城格外的不平静,到处布满了悲凉的气息。媛姝踏进连夜城便看到了着一幅景象,她万万想不到人们口中繁花似锦人声鼎沸的连夜城却是这番模样,荒芜的街道上看不到头,地上满是狼藉。安静的让人感到可怕,连自己的呼吸声都显得格外沉重。

  青凝紧紧的握住了她冰冷的小手,清澈似水的眼眸望着她温柔的一笑,在这个荒芜的城内成了最美的一道风景。一阵凉风拂过,媛姝不觉得打了个冷颤,紧了紧身上的衣服。青凝解下自己身上的貂裘,系在媛姝的身上。

  “这里到处充满了诡异,找到东西之后便立刻离开。”青凝轻声说道,一双好看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,本就毫无血色的脸上更加的苍白。一双晶莹的双眸直直的望着媛姝,似乎有千言万语,却终是生成了一声长长的叹息。

  “好,”媛姝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,清秀的脸庞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眯成了一条线。青凝轻轻的敲了下她的额头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待到二人收拾好自己的情绪,媛姝便拉起青凝向城内走去。

  整个街道冷冷清清,看不到一个人的身影,孤寂的就像一座死城,只剩下刺耳的风声在这个城中呼呼作响。太阳慢慢的落了下去,天空中已经遍布霞光。

  媛姝握着青凝的手越来越紧,手中的湿度透着她的紧张。就这样不知道走了多久,才看到一个半开着门的客栈。挂在门前的牌匾已经破烂不堪,摇摇欲坠。媛姝小心的推开门,才发现正门口的老旧摇椅上正躺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,吓了一跳。

  “老人家,还有房间吗?”媛姝轻轻地抚了抚胸口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胆怯的问道。

  老者听到声响,突然睁开眼睛。满是皱纹的脸庞上,一双透着厉光的眼睛直直的望着媛姝。媛姝着实被他冷冽的眼神吓了一跳,轻轻的向后移了移脚步。

  “二位是要住店?”老者从摇椅上坐起来,目光从媛姝身上越过,看向她身后的青衣男子。

  媛姝点了点头,一脸不安的看着老者。

  老者利落的站起来,笔直的腰板俊朗的身形,让人无法想象这会是个已经白发苍苍老者的身体。他走到二人面前,一双像如鹰般锐利的双眸紧紧的盯着他们。“二位是从何而来?来这连夜城又是做什么?”阴沉的声音透着丝丝的锐利。

  “我们是来寻人的,却不知为何着连夜城变成了这般模样。”还未等媛姝开口,青凝便拉过媛姝开口回道。

  “哦...”老者看着二人亲昵的动作,眼神闪了闪,继续说道,“这琏夜城已经十几年未有人烟了,住在这里的人也都已经搬走了。”边说边走到柜台上,拿出一串布满灰尘的钥匙。

  “老伯,你知道城东湖边的柳家吗?”媛姝接过老者递来的钥匙问道。

  老者听着,身形一顿,紧接着说道,“都走了,走了,”说完变重重的叹了口气,“老身腿脚不方便,二位就自己上楼找房间吧,这客栈已经十几年未有人住了,也没有打扫,二位就将就将就吧。”说完不顾二个人,又躺回了那只老旧的摇椅上,闭上了眼睛。

  媛姝无奈的看着青衣男子,一路走来,只看到这一家开着的客栈,他们也只好在此落脚。青衣男子轻轻的对着媛姝笑了笑,无所谓的点了点头。二人便向楼上走去,刚刚走了几步并听到老人的声音。

  “二位,在这连夜城内切记别乱走,还有,晚上听到任何声响都不要出门,没什么事情明日天一亮,便离开吧。”老者回过头嘱咐道。

  二人看着身后的老者,点了点头,转身向二楼的房间走去。

  打开房间,一股刺鼻的霉味散发开来,媛姝忙用手帕捂着嘴,一手扯着男子退了出来。

  “等下!”说着便拾起桌上的抹布飞快的打扫起来,不一会儿的功夫,这脏乱的房间焕然一新。媛姝放下卷起的衣袖,坐在一侧的椅子上随手倒了杯茶大口的喝着。

  青衣男子拿起手帕,轻轻的擦拭媛姝嘴角溢出的茶水,一脸的宠溺。看着男子亲昵的动作,媛姝瞬间满脸通红,抢过男子手中的手帕便转身向旁边的另一个房间跑去。“嘭”的一声重重的关门声,青衣男子听着,笑完了眉头。反倒是躲在房间里的媛姝,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脸蛋,自言自语道“丢死人了,丢死人了...”

  待到房间恢复平静,青衣男子轻轻推开门,看着熟睡中的女子,轻轻的为她盖上被子,宠溺的摸了摸她通红的脸蛋,温柔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。

  楼下,青凝端坐在老者身边,二人面面相视,不一会儿,便相视一笑。

  “百年不见,你还是风度翩翩。”老者望着青衣男子微笑着说道,眉眼间完全没了当时的冷冽。

  “百年不见,你却已经变了模样。”青凝深深的叹了口气,眼神不经意的望向头上紧闭着的房间。

  “活了几百年,历经了劫数,看尽了人世间的人情冷暖,却都终究是迈不过“情”字这劫。”老者一手摸着自己雪白的胡须,一边摇着头。

  青凝看着身边的老者,除却那满头白发,依稀能看到曾经的模样。

  老者本是瑶山上清泠元君手中龙凤琴的一株琴灵,终日跟在清泠元君的身边。瑶山上常年灵气围绕,吸收大量日月精华。每日听元君抚琴,很快便有了神识。清泠元君见他如此有慧根,便将他带在身边,很快,他变修成了人形。

  清泠元君将他收入门下,成了清泠元君的第二个入门弟子,名唤执念。师傅告诉他,取名为执念,世间一切,不可执意为之,命中只有定数。

赞助推荐